心理疾病诊断与督导实训跟踪报道(5)

2017-08-30 09:41浏览数:12 


   网站 | www.mhealthu.com

公众号 |  线  精  神  健  康



心理疾病诊断与督导实训跟踪报道(5)--心理咨询如何做结构性访谈?

主讲专家:美国心理学专家张道龙

时间:2017年8月27日上午




一、首先,关于昨天第一个案例流产2次白领女性,魏老师汇报这位来访者的反馈:我刚开始咨询的时候有点蒙,没见过这样的咨询,这么调侃、指导性强,咨询完大脑一片空白。但是之后感觉“一切都是浮云”,心理放松了,我觉得得到了肯定。我昨天准备了纸巾,准备哭,但是昨天我整场都在笑;之前我找过其他专家,当时那个专家跟我一起哭了,哭的很投入,但是没有解决我的问题。昨天之后我感觉心结解开了。我在咨询中没感觉老师是权威和专家,他像是大哥哥,他洞察我、懂我,他听懂了我的焦虑,因为别人都觉得我是乐观的,不认为我会焦虑,但其实我就是焦虑的。我明白自己是有焦虑特质的,缺少一种幽默感,其实幽默是能让人把事情看开的。昨天老师说“你想生一百个孩子不容易,但是你这么年轻、漂亮,想跟任何一个男人生一个孩子,很容易啊!”,我觉得得到了肯定,我就是要这种被肯定!另外,昨天我不论怎么扯开话题,老师都能把我拉回来,聚焦在主要问题上。

二、应现场学员的要求,今天上午课程内容临时调整,不讲技术了,讲讲如何进行结构性访谈(小编想说,道龙老师从来不怕改,你需要我讲啥,我就讲啥)!

道龙老师临床访谈开讲!

精神医学和心理学是相通的,需要讲,需要有人做示范,不然就出现只知道理论的共情,而不知如何做到真正的共情!第一句,总是要减少来访者的阻抗。来访者讲的是隐私的事情,往往会有负担。所以在美国,精神科医生、临床心理学博士都不穿白大褂,不给人家权威感;办公室里不放家庭的照片,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来访者是不是家庭破裂的人?他看到温馨的家庭照可能会自卑会感到压力;穿西服,表明自己是职业性的,但我从不穿名牌,也为了防止来访者因为穿不起名牌而自卑。所以说你的存在就是治疗,你的着装、你的语言都是。即使有的女人觉得全世界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至少让她看到我,觉得世界上还有个好东西。美国医生工作时决不可能穿短袖,不能穿T恤;在中国白大褂还有短袖的,这在美国是不让穿的。更不可能把头发染成各种颜色,身上有刺青等。这是访谈的一个设置。

昨天还有人质疑我谈论“性”的话题,实际上,说什么话还跟什么场景、表情有关,不可能患者说家暴,我说是吗?撩起裙子给我看看。顶多看一眼胳膊确认一下。在这种场景下,患者怎么会觉得你有别的意思?魏霞说幽默是最高级别的防御机制,对的!还有升华:想放火的当消防员,想杀人的当外科医生,但是不能反过来说,消防员都是纵火狂,外科医生都是杀人犯,不是这样的。在我看来,咨询师陪来访者一起哭是比较愚蠢的事情,咱们到底是卖智慧的,还是卖眼泪的?!把自己哭的脑袋也不清楚,再让患者带咱们去医院?一般都是没本事急哭的,没出息的表现!来访者哭是情绪的表现,我理解,但我不是任由她哭,我得观察,能转移的就转移,最重要抓紧帮助人家解决困扰,解决为什么哭!

一般我第一句话都是,“我是某某医生,讲讲你的困扰吧!”开场白,打开话题;同时体现你的专业性,告诉人家你是谁、要干什么,你不是三陪,不是干别的。一般来访者来咨询之前都有一个自己版本的问题,和自己版本的概念化,比如,我学习不好,因为我从小就笨。你的任务是什么?得在最后提出治疗计划前,说服来访者接受你版本的故事,你还是学习不好,但不是笨;你老公还是不要你了,但不是因为你不漂亮!当她接受了,才能谈治疗计划!“你肯定不是因为丑老公才不要你,你未来嫁不出去肯定也不是因为你丑。你看一下办公室里,有多少人比你丑?一半比你丑的都嫁出去了,所以丑不是问题!丑还不读书、还没有手艺,这是问题!”我设计办公室的时候都是有目的的,一半丑的在左边办公室,一半漂亮的在右边办公室,根据来访者的情况决定让她往左看,还是往右看!

还有,出去谈恋爱要带着丑闺蜜,哪能带着漂亮的去,那不是缺心眼吗?哪有不花心的男人,认定男人铁定不花心就是有问题!中间访谈的时候就要问了,说说吧,你们怎么认识的,闺蜜怎么把他抢走的?还有的人说,我约会那天有事没去成,闺蜜代替我去的——还有情商这么低的?!她连电灯泡都不是,是介绍人!即使闺蜜死活要去,也得做点设置,把她放在灯光昏暗的地方,让自己男友看不清闺蜜的脸,这样才行嘛!

有的人说数学不好,说明我笨!谁告诉你的?数学好往往情商低,陈景润数学好,可是连老婆都找不到。这就是在访谈中引导来访者,接受新的事实,接受新的发现。刚才是苏格拉底诘问,让你接受你还是数学不好,但你不笨!接受我版本的概念化,咱们的治疗计划才能进行。

昨天上午的来访者,说人生一塌糊涂,流产了。一问几次?就一次!这次流产是对上一次自己选择流产的报复、祭奠!——野蛮分析!这哪有什么关系?那透过这些我发现了什么?她这是焦虑。说来说去只有一次自然流产,却出现了灾难性反应,就是夸大了!这时候又扯出来父亲,总生病、住院、折腾人,不是装病,这不就是躯体症状障碍,或转换障碍吗?背后是什么?还是焦虑!父女都焦虑,这能不是遗传吗?模式不就找到了嘛?来访者原话是,我们家好几个人都有焦虑!可你不能说,刮宫能行吗?确定不能刮漏吗?你也不能说,刮宫一次有什么关系,不就是肌肉吗?刮刮更健康。你不能这么两极的反应对她说话!所以我跟她说,多看咨询师不能怀孕,怎么能通过多看咨询师怀孕呢?那不是让我丢执照,犯错误吗?!多跟老公在一起才行,不行出去多旅游,放松放松!这不就是认知调整CBT吗?你不能总让我陪着她哭、擦眼泪,这都是非专业的做法!咨询就是以来访者的困扰为困扰,以解决来访者的困扰为目标!

昨天第二个来访者,说自己是被收养的,这个事实没办法还原了,改变不了,听起来是死结。第二个困扰,帮助不了类似经历的人。两个困扰,背后是一个问题,跟养父母的事没解决好。毫无疑问要做认知调整CBT 。所以我对她说:“你为什么不这么想?你的养父母既没有虐待你,也没有不管你,没有让你变成人格障碍。全中国虐待儿童的,你以为都是养父母吗?NO!绝大多数都是亲生的!你自己还说现在生活很完美,跟你的养父母没关系?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要强调养父母和亲生父母有什么区别。潘张玉良的故事知道吗?从小被卖到青楼,最后碰到好人,给人家当丫鬟,当小老婆,最后还教她画画,成为有名的画家,她怎么看待自己的生活?她是抱怨那些不幸吗?到了国外学画,非常艰苦,她靠什么生活?靠认知!她的画都不是黑暗的,因为心里有阳光,哪里都是阳光!心理阴暗,哪里都是阴暗!你本身这些经验就可以提炼出来去帮助别人,不是这样吗?这样工作上不就顺势了吗?你不就成为这方面专家了吗?你甚至可以把你养父母做的事情告诉那些领养小孩的父母,你就是中国养父母心理调适的专家!这不就是发挥自己的优势了吗?”这个认知调整完了,后面就都对了!在行云流水的对话中完成评估、概念化和治疗,一气呵成!如果让大家重新投生家庭,一半以上都想换父母,换小孩没人愿意,换老婆当场决定!

结构性访谈,在时间上,开场让患者先说五分钟,随便讲,我听听她是不是躁狂,是不是精神分裂症,具体有什么困扰,基本上能听出主诉来!下面围绕主诉问询和鉴别,为什么今天来找我?什么时候开始的?有没有加重、减轻因素?过去都是怎么干预的?不能最后你就提了一个意见,人家早就试过了。我还在这里寻找一个信息,家里人有没有类似问题?影响生活到什么程度?为什么损害这么大了?比如失恋到昏天暗地,为什么?这小子怎么这么好?这么难替代?患者说一堆,我能听明白她另外的平行病史,也就是我们咨询时需要双声道、需要抽象思维能力!最后,我开始解释我的概念化:你说起来是和老板处不好关系,我认为你是人格障碍。她可能不接受,我们再讨论。我的患者95%都能接受我的概念化或是可以商讨!


三、现场提问与答疑:

1.学员提问:亲子咨询,孩子咨询完有改善,但回到家庭后就再次循环到原来的模式了,怎么办?短程改长程?

张道龙老师回答:这跟短程、长程没关系,是复发了,得继续跟进、增强。长程与短程得看是什么问题,人格障碍得用长程,家庭治疗一般短程就可以。

学员追问:曾经有个小学生,咨询中一直沉默,就说不想上学,怎么引导开口?

张道龙老师回答:这都不是话术的问题。一般这种情况下,你得问,不想学习没问题,你爱运动吗?有什么爱好?一般小孩不爱学习,爱玩、爱打游戏,那以后去登山训练,看不懂指示不行啊,得读书才行。有个小孩打游戏特别超群,那你得混个学分,将来专干这个,不然天分都浪费了。这就是动机面询。

2.学员提问:首先感谢您的教导,酣畅淋漓!我自己想跨界做心理咨询师,去年也考取了职业生涯规划师,我之前也给朋友做职业规划,但是沟通中有种无力感。另外,新手努力方向是什么?如何构建自己的能力体系?

张道龙老师回答:不是构建,因为你还没有能力,在别人搭建好的平台努力学习,然后再去发挥自己的能力。比如高三学生的专业选择,毫无疑问导师和专业很重要,名校是其次的,这些你得明白。大四面临考研?就业?你得知道哪些专业适合读研,哪些适合就业?我的女儿是西北大学心理系毕业,大学毕业不能直接做咨询,那么她可以继续读心理学博士,也可以读医学、读法律、读采访等,博士毕业可以继续做事。有三分之一的人不需要做咨询,像我17岁就知道自己未来要干什么,另外三分之二都需要咨询。所以先提升技能,否则就有无力感。

3.学员提问:您的课我很受益,但我不太理解苏格拉底诘问?

张道龙老师回答:就是明知故问的意思,引导来访者的思路。很明显不是通过咨询来怀孕,这样来访者就能明白你的意思,引导她明白这个事不是难事,但不是直接告诉她做什么,那不是咨询,成了教唆犯!



张道龙医生简介

Daolong Zhang,M.D.美国华人精神医学专家、心理学专家。

美中心理文化学会(CAAPC)会长,美利华在线精神健康大学创始人,北京美利华医学应用技术研究院院长,是毕业于美国芝加哥大学精神医学系的第一位大陆华人医生,现就职于美国芝加哥退伍军人医学中心,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医学院精神医学系,温州康宁医院首席医疗官,河北医科大学、齐齐哈尔医学院和哈尔滨医科大学大庆校区精神卫生学院客座教授,他是获得美国精神医学学会促进少数族裔精神健康奖的知名华人精神科医生。张道龙医生是美国极少数获得ABPN(美国精神、神经病学院文凭)并从事EAP(员工帮助计划)SAP (学生帮助计划)工作和心理咨询的华人精神科医生,美国官方唯一承认使用的、最新《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主译并引进中国。他是在国内为数万名心理咨询师与精神科医生做督导的华人心理学专家和精神医学专家,亲自诊治了超过20000多个中美咨客,诊疗与咨询超过15万人次,参与创建了国内第一家中美合资的EAP咨询公司并任医务总监,兼任过多个世界100强企业的咨询顾问。






- 购书请扫码 -



更多督导案例及视频课件下载请登录网站

美利华在线精神健康大学

www.mhealthu.com



联系我们

服务预约